趣财经网

张文学 大安作家: “三狂居士”——张文学

发布时间:2019-09-11 21:00 来源:大安微生活点击 :
大安作家: “三狂居士”——张文学
本文关键词张文学,获取更多开滦张文学、张文学 云南、相关信息,请访问本站首页。
原文标题:大安作家: “三狂居士”——张文学
原文发布时间:2019-05-08 09:48:24
原文作者:大安微生活。
如果您喜欢本文,请关注原文作者,获取更多文章
如果您是原文作者,不同意我们转载此文,请联系我们删除。

“三狂居士”——张文学

江其田


大安作家: “三狂居士”——张文学


张文学先生以其优秀的的词作,与白城市的著名词人马富琳先生、温贵君先生在词坛久负盛名,故而被白城诗词界的人士,誉为“三狂居士”。

张文学先生,1949年12月出生于大安县。1968年参加过作。1975年进入中国共产党。1968年12月,任大安县舍力乡富民大队小学教师。1971年6月,任大安县教育局干事。1975年5月,任大安县委办公室秘书。1976年6月,任白城地委办公室干事。1982年7月,任白城地委办公室秘书科副科长;1983年,在白城师专干修班学习。1985年8月,任白城地委办公室副主任。1989年5月,任白城地委办公室主任。1991年9月,撤地建市前,任白城市(现洮北区)委副书记(正县级)。1993年12月,撤地建市后,任白城市政协第一届委员会秘书长。任白城市政协秘书长。1998年,调离白城市政协。1998年1月,任白城市劳动和保障局局长、党委书记。

2013年8月23日,加入了中华诗词学会,并在中华诗词网刊上发表了他退休后创作的“沁园春”草庐吟:

筑个茅庐,装个书斋,摆方砚台。叹方圆个,尚能泼墨;乾坤乃大,都任舒怀念。碧柳依依,青烟袅袅,红杏园中款款开。谁伴我?有山光云影,且共徘徊。吾生几度欢哀,终不信,人寰尽染埃。喜夜斟北斗,音传天籁;日巡南径,足印苍苔,居大狂吟,羲之惊愕哦,岂止兰亭堪哉?邀诗侣,令稼轩必到,清照须来。

2008年9月13日,在吉林省诗词学会第二届会员代表大会上,被选为副会长。2002年9月1日,白城市诗词楹联学会成立,张文学先生被选举为副主席。

2008年9月15日在白城市诗词楹联学会第二届会员代表大会上,张文学先生被聘为名誉主席。

2012年12月14日,白城市“十评百佳”颁奖典礼在白城宾馆隆重举行,张文学被评为“白城十佳文化名人”。曾出版词集《碧野狂吟》。 2014年11月,张文学先生发表在《长白山诗词》2014年第四期上的《念奴娇.有感于习主席视察兰考》:“举头南望,凤来仪、一派光风云霁。万里丹山寻旧梦,九曲黄河故地。手把焦桐,心萦故国,念念唯兴替。一声轻唤,庶黎多少凝睇。默咏归去来兮,桐花片片,还向陵前祭。一旦根除三害后,明月清风此际。最惧官肥,但忧民瘦,事业终须继。知君倦了,梧桐荫下稍憩。”被吉林省诗词学会荐稿,获第六届华夏诗词“一等奖”。

说起张文学先生创作诗词的历史,可以追溯的上个世纪六十年代。1963年,当时,他只有12岁,就写了一篇文章被《吉林日报》刊发,得了10元稿费,他高兴地用这笔钱买回了《红楼梦》《西游记》《三国演义》《水浒传》“四大名著”,如获至宝,爱不释手。从此“祖逖不起舞,灯下阅千篇”,他开始在诗词的海洋里遨游,在那里他领略到了诗词的艺术魅力,特别是《红楼梦》中,那一首首精美的词句让他如痴如醉。“含塘渡鹤影,冷月葬花魂”、“一畦春韭绿,十里稻花香”……他痴迷这诗风雅韵,他独恋这诗魂词魄,虽然年少的他,还不完全懂得这其中的含意,但他还是对之渐渐理解,几度痴狂熟读。他废寝忘食、孜孜不倦的背,直到能把《红楼梦》中的经典诗句,背得滚瓜烂熟,融入于心。他都能信口吟来,可以说一本《红楼梦》,几百多首诗词,把他引上了诗词的创作之路。

张文学先生深知“纸上得来终觉浅,绝知此事要躬行”,他要在学习中锻炼写诗词。但是,古典诗词字简意丰,讲究格律,要求极其严格,平仄对仗、抑扬顿挫,都要依律而作,想要写出李、杜之风,苏、辛之意,没有一定的文化底蕴,没有对诗词的热爱,没有古典文学的造诣,没有辛苦的付出,是难以实现的。但他聪明好学,坚信只要有信心,锲而不舍,就能实现写好诗词的梦想。于是,他开始模仿学写词“小令”,慢慢的又写长调。创作上一丝不苟、精益求精,字字精雕,句句细琢,有时为求一字之精,不惜把整句推翻,可谓凝词炼句到了登峰造极之步。

一分耕耘一分收获。终于在他初二的时候,张文学先生的第一阙《满江红•屈原词骚》词发表了,当时他才15岁,一个初中生的词作品,竟然被《中国名家诗词选》收录。从此他更加对诗词酷爱。他常常用诗词来抒发自己的豆蔻年华情感。一阙阙词笺,承载着他的文学梦想,一行行笔墨,记录了他对文学的希望。因此说,张文学先生是在诗林里漫步,在词海中摆渡,在“平仄”的世界里自由翱翔。

张文学先生尽管担任过白城地委办公室主任、白城市政协秘书长、白城市劳动和社会保障局局长等领导职务,工作非常繁忙,但他对诗词却独有钟情。闲暇之余,他创作了上千阙词,其中:有100多阙词,先后被《环球诗声》、《上海诗词》、《江西诗刊》等上百家报刊、杂志采用刊发。其中:还有多阙词先后被《作家》、《萌芽》和《光明日报》转载。同时,香港一家出版社还出版了《张文学诗词选》。其中:一首《金缕曲•狼吟》被国内一所大学当作教材。2007年,他的《水调歌头•有感于仰根斋踏查长白山百余次》词,荣获长白山《池南撷韵》“一等奖”。

2004年,他的作品《金缕曲•靖宇将军殉国65周年祭》摘取了东北三省联合举办的《纪念杨靖宇将军殉国65周年》作品评选的桂冠。

2004年4月,吉林省诗词协会举办关东诗人“赏杏花、咏白城”活动,张文学先生创作了一阙词:

一元复始气清嘉,

独在庭前看早霞。

怒马扬鬃浮意象,

羚羊挂角逗诗家。

拈枝柳长毛毛狗,

追梦梨开落落花。

心有灵犀知鹊语,

瞬间芳信到天涯。

2005年7月18日,河南诗词学会副会长方伟(号濯缨),与张文学先生有一面之交。方伟副会长在回忆文章里这样写到:“我应中华诗词论坛站长张弛之邀,与包大姐等,会于广州,席间,白城“四匹狼”之一的马富琳亦在,即电邀白城的王述评、温贵君、张文学来信阳访我。22日,我匆忙自深圳返家,温贵君因事未来,张文学自青岛赶郑州等候王述评,王述评坐火车至北京,又飞抵郑州与张文学汇合,乃至信阳。到后,连日阴雨,心畏山洪,灵山亦不曾去。25日,诸兄姊离开罗山,作此送之。”于是,方伟副会长作词一阙:

《雨中别白城诸友》:

一杯两盏三巡酒,百片千丝万缕风。

世上有时唯梦好,世间无物似情浓。

痴心欲挽时光驻,执手犹余感慨同。

转眼轻车离视野,长天怅望雨濛濛。

巡天下,不出家门万里春。

张文学先生在任白城市诗词楹联协会名誉主席期间,恰逢市里开展撤地设市10周年纪念活动,市政府号召建设十项工程,其中之一就是文化工程。他积极响应号召,带领团队,创作了大量的讴歌家乡、赞美家乡的诗词楹联,出版了一套彰显白城新时代特征的丛书(这其中就有张文学的专缉《碧野狂吟》)。这项工程,不仅填补了白城市楹联文化的空白,也给地方文化增添了风采。这也是为纪念建市10周年献上了一份弥足珍贵的厚礼。

“笔恋洮河韵,心萦瀚海魂”。为了宣传白城,推洁白城,提高白城的知名度,张文学先生不满足于仅仅自己抒发对家乡的无限眷恋,而是带着他的团队打造家乡文化品牌,成功地举办了三届《包拉温都杏花诗会》,通过以诗会友,达到了让世人认识白城、了解白城的目的。

在包拉温都杏花诗会上,张文学先生创作了多阙赞美包拉温都杏花的词:现摘录二阙,以赐读者。

八声甘州步唯梦酬君韵咏杏花

敕天公、速遣冻云开,再降紫霓来。忆西风古道,云蒸霞蔚,绮锦同裁。谁效庄生梦蝶,醉卧忘尘埃。玉瓣缤纷落,但任盈怀。

昨夜东君传语,恕余寒稍退,铺就鲜苔。那杏花仙子,款款待君侪。语还羞、嫣然一笑,敞心扉、也恁慕吟才。清宵月、有来仪凤,且莫徘徊。

八声甘州杏林忆语

又经年,红杏漫山开,那人在天涯。对茫茫紫陌,婷婷玉树,落落琼花。何处一声长笛,春梦入谁家?燕子身边掠,黛影微斜。长忆西行古道,只无边衰草,数点寒鸦。觉豁然开朗,荒漠缀云霞。独徜徉,水晶帘内;合青眸,暗想月笼纱。纤纤指,把盈盈泪,弹向枝桠。

张文学先生既是领导干部,又是著名词人。所以,他出版的词集《碧野狂吟》,虽然收录了他半个世纪创作的词百余阙,但读者能够读到的还是有限的。《碧野狂吟》中好的每一阙词,恰似颇具哲理、意境悠长的警句名言,读之让人回味无穷。这里,不妨从摘录几阙,和读者一同分享吧!

金缕曲·镇江北固亭

久仰先生矣。小亭中、吟君词赋,回肠荡气。一望神州三万里,望处风光迤俪。问天下、英雄谁是?铁马金戈征战地,竟繁华、风劲千帆启。潮正涌,去无际。凭栏脉脉人独倚。似闻君、咏今怀古,怆然不已。休忆六朝兴亡史,且看大江东逝。只慨叹、胸中万字。不恨先生吾未见,恨先生、未见今朝事。谁伴我,唱兴替。

金缕曲·靖宇将军殉国六十五周年祭

仰望皑皑雪。覆群峰、终年玉砌,意由谁说?志士驱倭头颅断,十万苍松呜咽。不忍顾、将军躯裂。天降琼瑶天亦恸,掩忠魂、素肃如仙阕。昭大义,状高洁。 我来凭吊心犹烈。慕英雄、沧桑虽变,抗联难绝。富士山头阴暗处,鬼火幽幽明灭。靖国社、昏鸦时喋。白桦林间闻杜宇,又长啼、日夜声声切。君勿忘,雪中血。

金缕曲泰山绝顶观日出

谁启天之幕,又还将、一轮红日,霎时推出?万道金光垂环宇,点点青螺漉漉。玉皇顶、罡风初沐。一览无余齐鲁地,只云涛、奔涌空无物。人伫立,思飘忽。 开元盛世繁华逐,慨玄宗、禅封大典,蔽天遮目。石刻碑文今尚在,拂拭依稀堪读。倩谁问、太真归宿?西望长安何处是,漫嗟吁、尘世荣和辱。临岱岳,小如粟。

金缕曲新月

怅望银钩小,这闲愁、千丝万缕,怎生垂钓?记得那年秋江畔,柳下无人知晓。喻新月、看谁词妙。我欲争先忙出语,似卿眉、一笑弯弯了。忽又怕,那人恼。 那人执手嫣然笑,语盈盈、忒随流俗,略嫌轻佻。咏月须当琢新意,寄托相思最好。只应记、缺圆休较。缺似玦来圆似鉴,愿君心、块垒全销掉。将玉碗,盛仨枣。

金缕曲谒清东陵

神道朝天阙,觉森森、众生石像,两厢班列。龙驭宾天从兹过,吹角扬幡入穴。企帝祚,延绵不绝。陵寝巍峨依旧在,却缘何、皆剩空空椁?轻扣问,墓前柏。 穿陵燕子殷殷说,劝游人、只今休怨,宇庭斑驳。七十二场浇陵雨,浇得灰湮幻灭。枉费了,雷家心血。日照苍峦浓墨染,看川川、栗树飘香雪。君勿嗅,味如昨。

金缕曲赏吉林雾凇

雪地冰天静。露晨曦、琉璃江畔,恍如仙境。青女素娥依琼柳,桃颊凇花互映。真个是、玉人双并。纤指轻匀霜枝动,散银帘、隔见疏疏影。眸假寐,正憧憬。 狂生一醉惊初醒,暗中窥、恁般剔透,恁般妆靓。羞煞群凫烟中隐,醉卧雪中何幸。更何况、湍飞逸兴。不信人间无净土,景融情、岂敢高声咏。君不见,那人哽。

金缕曲集安行

长忆桓州牧。倩斜晖、袒胸小子,倒骑黄犊。信口横吹无名调,吹得青山漉漉。鸭江上、层层涨绿。少女披纱方出浴,觉人来、羞煞娥眉蹙。恁一顾,便瞋目。 如烟岁月由谁述。正春深、我来怀古,折鹃三束。好太碑前凭吊后,独自徜徉豆谷。又惊见、玉人濯足。本欲近前询旧事,那人儿、却隐山之麓。空怅望,影难逐。

金缕曲天池畅想

独御中秋月,下天池、凌波仙子,笑迎词客。入舫惊闻咏长白,十六诗翁击节。得意处、美髯轻捋。古调苍凉流光湿,被银筝、弹拨如冰洌。声溅玉,摄人魄。 粼粼水面琉璃合。举头望、四围青黛,倩谁新泼?深吸暝空清虚气,稳泛沧浪襟阔。与诸老、悠然共酌。双睫盈盈传细语,愿今宵、莫负姮娥约。金缕曲,再吟彻。

沁园春·谒五公祠

唐宋诸公,欢聚祠中,把酒壮怀。效流觞曲水,浮生意气;狂吟醉赋,放浪形骸。唤取东坡,约来海瑞,论贬言迁塞顿开。攒香案,谢君王几许,尽道恩哉。 几番潮去潮来,居海角、天涯看盛衰。况椰林树下,黎村苗寨;木棉花侧,古柏苍苔。五指山头,万泉河畔,此地何妨死便埋。观海去,叹惊涛掠岸,荡尽尘埃。

沁园春·老龙头抒怀

面对长空,胸襟渤海,背倚燕山。正夕阳斜照,苍峦染墨;金风送爽,白浪兼天。点将台前,练兵营内,猎猎旌旗尚凛然。临垛口、抚旧时火炮,锈迹斑斑。 休言往事如烟,凭爽气、遥看第一关。问继光安在,石城脉脉;狂生来也,思绪翩翩。本欲偷闲,偏教多事,老子今朝已授衔。靖虏处、见惊涛激荡,再吐龙涎。

注:本人2005年8月1日被授予预备役上校军衔,正团职。

沁园春·兴凯湖放吟

渺渺茫茫,浩浩汤汤,恍若太初。见渔舟似粒,忽吞忽吐;完山如簇,时隐时浮。碧水兼天,花心卷浪,把酒临风挽大湖。忽怅怅,甚白鱼堪脍,滋味全无。 钩沉青史难书。频遥望、江东父老孤。叹三分吾属,七分谁据;千重涛涌,万载音鸣。霸主强权,爱琿蒙辱,国运兴衰看版图。空嗟叹、喟书生何用,只会悲夫。

注:兴凯湖又名爱琴海,壮阔无比,人迹罕至。其浪如花,故曰花心浪。

沁园春草庐吟

筑个茅庐,装个书斋,摆个砚台。叹方圆虽小,尚能泼墨;乾坤乃大,但任舒怀。碧柳依依,青烟袅袅,红杏园中款款开。谁伴我,有天光云影,且共徘徊。 今生几度欢哀,终不信、人寰尽染埃。喜夜斟北斗,音传天籁;日巡南径,足印苍苔。居士行吟,羲之惊愕,岂止兰亭堪快哉?邀诗侣,令稼轩必到,清照须来。

八声甘州咏长白

沐罡风、乔岳敞胸襟,一鉴为谁开?正长空昊昊,云霞冉冉,紫气东来。十六奇峰逸出,披甲护天台。勿许清凉界,略染尘埃。孤隼高旋探看,报萧萧万木,凛凛成排。似青莲居士,散发大荒垓。叹天书、苍茫无字;竟长嘘、愧负谪仙才。躬身向、神山三拜,有泪盈怀。

八声甘州冬临壶口

置悬壶、倒泻卷狂澜,万古荡尘埃。见浊流翻转,汪洋姿肆,势若奔雷。顿觉神思旷远,仿佛立天台。散发罡风里,浩气盈怀。 俯仰大河上下,只高原莽莽,积雪皑皑。叹金戈铁马,长卷几沉埋。想当年、岸边青冢,料如今、早已没蒿莱。争知我,又唏嘘矣,放浪形骸。


原文标题:大安作家: “三狂居士”——张文学
原文发布时间:2019-05-08 09:48:24
原文作者:大安微生活。

本文关键词张文学,获取更多开滦张文学、张文学 云南、相关信息,请访问本站首页。
猜你喜欢
网站分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