美女遇上恶魔,“荷花仙子”意外凋谢惊痛小城

发布时间:2019-01-20 15:14:12 来源:晨芙

  清明时节。   年轻情侣离奇失踪   高淳县位于江苏省西南部,气候宜人,风光秀丽,是国家级生态示范区和全国环保优秀县。   2011年4月5日清明节,位于高淳县城的杨家洋溢着欢乐的气息。杨晓丹第一次带男友王玉上门,让其家人认识这位年轻英俊的民警。
  吃完午饭后,杨晓丹驾驶新买的本田轿车,带着家人和男友到慢城国际城游玩。一路上,这对年轻情侣幸福地手牵手,晓丹的家人看在眼里,喜在心上。晓丹的姨妈还用相机记录下他们幸福的瞬间:在小树林旁,杨晓丹俏生生地依偎在男友身边,两人脸上都挂着甜甜的笑容。
  21岁的杨晓丹毕业于江苏联合职业技术学院。因为长相甜美和综合素质出众,毕业后曾被选送到北京钓鱼台国宾馆做服务员。她从小父母离异,与母亲杨玉蓉相依为命,母女俩感情很深。为了回到母亲身边尽孝,杨晓丹毅然辞职,回到高淳。
  2010年8月,高淳举办第二届“荷花仙子”选美比赛,杨晓丹欣然报名。经过一系列激烈角逐,杨晓丹在众多佳丽中脱颖而出,当选为第二届“荷花仙子”冠军。随后,她被高淳县电视台看中,特招到台里做节目主持人。
  2011年年初,在联谊会上,杨晓丹遇到同样才貌出众的王玉。两人一见钟情。
  王玉比杨晓丹年长3岁,家在距离南京市几百公里外的姜堰市。
  先前,王玉的父母靠经营废品收购站供他读书,懂事的王玉在学习中也非常用心。高考时,他不负众望考上中央民族大学,还当选为北京奥运会和残奥会的志愿者。为了照顾父母,王玉毕业后选择回到家乡。2010年,他顺利通过江苏省公务员招录考试,成为高淳花山监狱的一名狱警。由于工作突出,他被单位授予“岗位技能比武能手”荣誉称号。
  两个优秀的年轻人正处在人生中最美好的年纪,对未来有着很多遐想。
  当日下午4时许,杨晓丹和王玉将家人送回住处,随即驾车离去。前往高淳湖滨公园游玩。黄昏时分,杨玉蓉打电话叫女儿回家吃饭。可是,两个年轻人还想单独相处一会。杨晓丹便对母亲说:“我们不回家吃饭了。”放下电话,杨玉蓉想了想,再次拨通女儿的电话:“晓丹,你把王玉带回家吃饭吧,让王玉陪你外公和小姨父喝酒。”杨晓丹坚持晚点回去。杨玉蓉没有反对,不过她还是习惯性地叮嘱女儿晚上9时30分之前一定要回家。
  杨晓丹长得漂亮,追求者众多。杨玉蓉对女儿的管教格外严格,要求晓丹每天晚上9时30分之前必须回家,女儿也从未打破这个规矩。那天晚上,杨晓丹第一次破了例。
  晚上10时,杨晓丹仍未回家。杨玉蓉给女儿打电话,没有人接,她再打。仍然无人接听,打第三个的时候,电话被掐断,随后一点处于关机状态。杨玉蓉很着急。叫上侄子在高淳的大街小巷寻找。
  家人找了一晚上也没找到,杨晓丹也没回家。第二天是杨晓丹到县电视台报到的日子,杨玉蓉知道女儿做事很认真,刚刚上班不会无故迟到,和侄子又到电视台门口守候,女儿仍没有出现。
  就在杨家人焦急万分时,王玉的父亲王桂喜也联系不上王玉,赶紧给儿子所在的单位打电话,得知王玉也没去上班。这时,王桂喜着急起来。一晚上的工夫,两个年轻人究竟去了哪里?两家人迅速赶到高淳县公安局报警。
  桃李年华,
  丧生凶残歹徒之手
  通过调取路面监控录像,警方找到一条重要线索:4月5日晚9时05分,杨晓丹的车曾开到双排石路口,9时18分,车又经过固城湖路段出城,驶往安徽方向。监控画面显示驾车的人并非杨晓丹和王玉,汽车前排的驾驶室和副驾驶室坐着两名男子,
  经过仔细辨认和技术认定,警方初步断定,开车人和副驾驶座位上的人分别是32岁的邢华军和41岁的邢三杏。两人都曾有过案底,分别于1996年和1999年因为盗窃罪被判刑。由此,警方推测这已不是一起普通的失踪案,杨晓丹和王玉的处境更是凶多吉少。高淳警方迅速成立专案组,及时将两名受害人信息录入失踪人员库,开展深入查证工作。
  4月8日上午,安徽警方传来消息:安徽宣城市和芜湖市分别发现两名青年男女的尸体。经过技术比对,死者正是杨晓丹和主玉。随后,安徽铜陵警方又发现了杨晓丹的白色轿车。
  噩耗传来,杨晓丹和王玉的家人悲痛欲绝,突如其来的打击最先击垮两位母亲。
  由于悲伤过度,杨玉蓉总是精神恍惚,女儿出事后,她不小心从楼梯上摔下来,导致手臂骨折。比起身体上的伤,心灵的伤更让她感到痛苦。
  与女儿相依为命多年,女儿就是杨玉蓉生活的全部。杨玉蓉整日坐在女儿的房间里,反复看着女儿生前留下的视频。视频里有杨晓丹参加高淳荷花仙子比赛的镜头,还有她在高淳电视台主持一档生活类节目的视频。镜头里的杨晓丹阳光、漂亮、落落大方,这成为她的母亲怀念女儿唯一的宝贵资料。
  浓浓的悲伤气氛充斥在杨家的每一个角落,痛失独子的王家同样如此。王玉的母亲身体本来就不好,失去儿子后。她一病不起。
  起初,得知儿子可能遇害,王玉的父亲急得四处寻找儿子的踪迹。有时看到路坎底下有个口袋。他都要奋不顾身地下去查看,怕凶手把王玉装在口袋里扔到路边。4月9日下午,王玉生前单位的领导来到家里,王玉的父母得知儿子真的已经离他们而去:两人的情绪一度失控。
  4月9日清晨,警方将尚在睡梦中的邢华军、邢三杏抓获。
  在证据面前,百般抵赖的邢华军、邢三杏很快承认罪行。经过细致审查,警方又挖出另外一起重案。1999年5月,邢华军、邢三杏在无锡打工期间,曾在江阴鹅鼻嘴公园抢劫一对情侣。遭遇反抗后,邢华军残忍地对男被害人的胸口捅进一刀,邢三杏手持榔头对女被害人的头部击打数次,致被害人重伤后逃逸。这个案子成为当时江阴的一件悬案,没想到11年后会以这种方式破案。
  丧失人性。
  两名劫匪恶贯满盈
  4月5日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。杨晓丹和王玉是如何遇害的?由于案件性质恶劣,又逢高淳举办螃蟹节,当地警方不愿透露案件的详细情况。2011年9月15日,本案在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,公诉机关对犯罪嫌疑人的罪行进行陈述和指认时,人们才逐渐了解案件发生的大体经过。
  2011年4月5日晚上,8时,杨晓丹和王玉把车停在湖滨大道三宝村附近。两人坐在汽车后排的座位上交谈甚欢,没想到自己已被两双邪恶的眼睛盯上。
  刑华军和刑三杏同为淳溪镇临城村村民。由于嗜赌成性,刑华军欠下高额赌债,曾有多次盗窃前科的他产生用非法手段谋取钱财的想法。这恰好和同样前科累累的邢三杏一拍即合。
  4月5日下午,两人相约来到事先踩好点的湖滨大道。据他们所知,经常有外地小情侣开车来这里浪漫一番,两人认为,既然是开车来,就一定有钱。邢三杏骑着摩托车先到,随身携带钢珠枪、猎枪、胶 带和匕首等作案工具,邢华军随后赶到。他们准备选择合适的人下手,实施抢劫,
  晚上杨晓丹驾驶的白色本田轿车进入二邢的视线,邢华军走到车边时,很清楚地看到车上坐着一男一女。他先拉了一下副驾驶那边的车门,门竟然开了。他又拉开后座的车门,用邢三杏从云南买回来的钢珠枪对准这对情侣:“我们只想搞点钱花,不会伤害你们”。
  面对枪口和刀刃,王玉开始表现得比较镇静,谎称自己是外地人,愿意给钱,从身上掏出700元后,还假意哀求对方留些路费。但突如其来的恐吓让杨晓丹惊慌失措,她一边取下脖子上的项链,一边哀求着:“大哥,饶命……”然而,正是杨晓丹的口音暴露出他们是高淳本地人。
  尽管小情侣一再表示不会报警,二邢仍不肯罢休,觉得所得财物太少,就用胶带将两人的手脚绑起,驾车向安徽方向驰去。
  邢华军将车开到固城镇九龙山西侧的山里,在匕首的威胁下,王玉拿出剩下的410元。二邢仍不满足,从王玉身上搜出一张银行卡,要王玉联系家人向卡上汇钱。这时,邢华军意外地发现王玉身上的警官证,这让二邢陷入焦虑。
  “放他走,就是寻死!”邢三杏说。话音刚落,邢华军便拿着匕首在王玉腹部扎进一刀,鲜血迅速涌出。多次入狱的邢华军对狱警充满仇恨,又用力在王玉身上连捅两刀,王玉顷刻气绝身亡。
  杀人后,两人将王玉的尸体抛至山里的一个低洼处。随后两人挟持杨晓丹继续往安徽方向行驶。见杨晓丹长得清纯漂亮,二邢不觉兽性大发,在安徽宁国一个加油站附近,邢三杏强奸了杨晓丹,邢华军则对其进行猥亵。,
  当车开到宣城水阳大桥附近时,邢三杏再次逼问杨晓丹能从家里要出多少钱。杨晓丹回答:“一万吧。”这让本以为能得到几十万的二邢感到彻底失望。邢三杏提议:“她是高淳本地人,我们把她男友杀了,又把她强奸了,如果放她回去,我们肯定跑不掉!”顿时,二邢起了杀心。
  晚上11时,邢华军驾车行至安徽省芜湖市三山区长江边,在江滩上,邢华军按住杨晓丹的手腕,刑三杏猛扼杨晓丹的颈部,致其死亡。为隐藏罪证,二邢找来几块大石头压在死者身上,将杨晓丹尸体扔进长江。
  为防止被人发现,二邢故意把车开到安徽铜陵丢弃,随后乘大巴返回高淳。
  两个亡命之徒因为贪图钱财,竟然谋害两条鲜活的生命。究竟是怎样的人生过往造成他们最终的疯狂'
  邢华军和邢三杏都居住在高淳县淳溪县临城村,两人的住所相距不到100米。
  少年时期,邢三杏的父母相继去世,小学毕业后他没再上学,又不愿干农活,便跟着一帮狐朋狗友做着小偷小摸的勾当。到了谈婚论嫁的年纪,因贫穷的家境和狼藉的声誉,没人瞧得起他。
  比邢三杏小9岁的邢华军出生在一个相对完整的家庭,父母都是老实本分的农民,只顾种田谋生,把邢华军“放养”在村庄、田野中,对其不闻不问,任凭他四处闯荡,偷鸡摸狗。
  邢华军曾尝试劳动谋生,种过稻米,养殖过螃蟹,也做过小生意、没有一次能坚持下来,因为他早已习惯不劳而获的生活。1997年3月,19岁的邢华军因盗窃罪被高淳县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2年。出狱后,他不思悔改,继续跟着邢三杏干一些违法勾当,两人又因盗窃罪同时被判入狱。
  为了拴住邢华军,家里给他张罗了一桩婚事。婚后一年,他的女儿也出生了。没过多久,邢华军就沉迷赌博,不但输光所有家当,还欠下50万元的高利贷。在债主步步紧逼下,邢华军开始盘算“重操旧业”,又主动和邢三杏联系。
  当时,邢三杏刚从云南游玩归来,并在云南的黑市上,买了一把猎枪和一把弹珠枪。
  两人先后到宣城、天目湖、镇江等地准备抢劫。因种种原因,没有动手。这时,邢华军的债主逼迫他必须在五一劳动节之前还掉部分欠款,情急之下。邢华军提议就近在高淳滨湖大道动手……
  邢华军和邢三杏的残忍罪行,让两个年轻的生命就此凋零,美丽如花的年华瞬间戛然而止。在控诉两名劫匪的罪行时,检察官一连用了四个“极其”――作案手段极其恶劣,性质极其严重,人生危害极其重大,恶性程度极其严重。
  2011年11月10日,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第二法庭一审宣判:法院以故意杀人罪、抢劫罪、强制猥亵妇女罪,依法判处邢华军死刑;以故意杀人罪、抢劫罪、强奸罪、非法持有枪支罪,依法判处邢三杏死刑。并判决两人赔偿被害人双方父母共计95万元。
  责任编辑/易雯